首頁 » 資訊中心 » 行業新聞 » 電力行業:完善電價形成機制 向市場電進一步過渡

電力行業:完善電價形成機制 向市場電進一步過渡

來源:editorSupper浏覽:90 次發表日期:2019年10月12日

來源:投資快報 

    2019年9月26日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提出将于 2020年1月起取消煤電價格聯動機制,将标杆上網電價機制改為“基準價+浮動價”的市場化機制。基準價按各地标杆上網電價确定,浮動範圍為上浮不超過10%、下浮原則上不超過15%,具體電價由供需雙方協商或競價确定。

    一、協商建立“基準電價+浮動機制”

    在2018年7月國家發改委和能源局就發布了《關于積極推進電力市場化交易&進一步完善交易機制的通知》,于電價形成機制方面提到了以下幾點:促進輸配以外的發售電由市場形成價格,鼓勵交易雙方簽訂中長期市場化交易合同,在自主自願、平等協商的基礎上,約定建立固定價格、“基準電價+浮動機制”、随電煤價格并綜合考慮各種市場因素調整等多種形式的市場價格形成機制,分散和降低市場風險。

    協商建立“基準電價+浮動機制”的市場化定價機制,基準電價可以參考現行目錄電價或電煤中長期合同燃料成本及上年度市場交易平均價格等,由發電企業和電力用戶、售電企業自願協商或市場競價等方式形成。在确定基準電價的基礎上,鼓勵交易雙方在合同中約定價格浮動調整機制。鼓勵建立與電煤價格聯動的市場交易電價浮動機制,引入規範科學、雙方認可的煤炭價格指數作參考,以上年度煤炭平均價格和售電價格為基準,按一定周期聯動調整交易電價,電煤價格浮動部分在交易雙方按比例分配。

    二、促使計劃電向市場化過渡

    探索建立随産品價格聯動的交易電價調整機制。生産成本中電費支出占比較高的行業,交易雙方可參考産品多年平均價格或上年度價格,協商确定交易基準電價、基準電價對應的産品價格、随産品價格聯動的電價調整機制等,當産品價格上漲或下降超過一定區間或比例時,電價聯動調整,由交易雙方共同承擔産品價格波動的影響。

    當前電力交易存在三種最基本形式:1、發用電雙方可進行雙邊協商确定交易價格,一般适用于大用戶直購電;2、參與市場化交易的主體通過申報價差進行月度集中競價形成交易電價,其中電力用戶申報的是與現行目錄電價中電量電價的價差、發電企業申報的是與上網電價的價差;3、不參與市場化交易的合同電量,有固定的合同電價。其中,前兩者屬于電力市場化交易。

    此次政策言明隻針對尚未實現市場化交易的燃煤發電電量,因此前兩種已經市場化的電力交易形式不會受到影響,對于第三種情況而言,則是将計劃電中固定的标杆電價轉變為“基準電價+浮動機制”的形式,變相促使計劃電向市場化過渡。

    三、供需格局趨于寬松

    考慮到目前煤價供給正在不斷釋放,全社會用電量增速預計随GDP緩慢下行,供需格局趨于寬松有望使得未來煤價持續緩慢下行,中長期浮動機制有望執行向下浮動。以廣東省為例,目前廣東省燃煤上網标杆電價為0.4530元/千瓦時,月度集中競價出清價差約為0.03元/千瓦時,對應下浮比例為6.6%,位于下浮區間内。

    風險提示。全社會用電量增速不及預期;煤價上漲。

上一篇: 已是最新文章